从化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太湖藍藻爆發臭味彌漫村民打井取水

发布时间:2019-11-09 03:17:26 编辑:笔名

太湖蓝藻爆发臭味弥漫村民打井取水

江苏宜兴丁山镇,太湖湖面上尽是绿油油的蓝藻,随波荡漾 王颖 摄

江苏宜兴丁山镇,太湖湖面上尽是绿油油的蓝藻,随波荡漾 王颖 摄

虽然经过多日雨水的稀释,但前日阳光下,湖州南太湖边的水面上,一层绿膜仍泛着油光“这些就是蓝藻”一位渔民告诉

湖州白雀乡小梅口,是太湖边的一个渔民聚集区顺着刚铺好的沙子路走向湖边,远远就望见一片绿色走近后发现,在肉眼所及的范围内,湖面上尽是绿油油的蓝藻,嚣张地漂浮在水面上,随波荡漾

去年蓝藻大暴发引起无锡自来水危机,太湖一度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然而,记忆还未退去,“绿魔”又再次悄无声息地袭来据报道,太湖西南部的部分水域再度出现大面积蓝藻据气象部门预测,今年太湖仍有蓝藻大面积暴发的可能性

蓝藻又来了,它对江浙两地沿太湖群众的生活有何影响人们对此又抱有怎样的心态为此展开了沿湖调查

“双手入水:好像涂了一层绿漆”目击湖面蓝藻泛滥

从小梅口沿太湖岸边,近20分钟的车程内,向太湖里望去,看到大片的蓝藻,浓度不一,薄如膜,厚如漆随着波浪起伏,缓慢地向岸边漂来

最夸张的一处,由于一艘废弃渔船挡住了风浪,大片蓝藻密集聚拢在一块,似绿色浓浆一般,微风吹来,纹丝不动把一根灰褐色树枝浸下去,拿上来犹如从染缸中取出,整根都成了绿色岸边的石头也染成了绿色,上面还堆积了一层有近3厘米厚的蓝藻抓了一把,竟像泥浆一般粘稠把双手插入水中,再提起时,就好像涂了一层绿漆

在长兴夹浦镇太湖大堤上,我们碰到一位姓杨的青年农民,他身着皮衣,背着电瓶,正到大堤内侧的小河沟里去捕鱼他告诉我们,十多年前,湖边有好多鱼虾好抓,吃起来味道也很鲜美现在湖水太脏了,没什么鱼好抓,即使抓到一些,味道也没有小河沟里好

得知专程来看蓝藻,他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每年这个季节就会出现蓝藻,大家都习惯了现在还好,是活的,到七八月份,水温一高,就会死亡腐烂,“南风一起,臭味四处弥漫,那个味道很呛人”

“一般来说,五六月份太湖蓝藻开始较大面积暴发,不过就目前情况看来,今年似乎是稍稍提早了些”在采访中,湖州市水质监测站有关工作人员态度比较谨慎:“作为一种自然生物,太湖蓝藻年年都有今年情况会怎么样目前还不好说我们也在密切关注”

“水成这个样子,还怎么打鱼啊”渔民担心没了收成

对于夏天蓝藻的厉害,自小生活在小梅口的蒋大林算是深有体会他今年63岁,一直住在太湖渔船上以打鱼捕虾为生自去年蓝藻危机后,当地政府部门着手“渔民上岸工程”,目前小梅口100多户船家都已上岸过渡安置,蒋大林一家也是其中之一当问起蓝藻的情况时,他拿着手中的饭碗朝晃了晃:“(蓝藻暴发)去年厉害的时候去湖里随便一舀,就是满满一碗的蓝藻,你说多不多”

老蒋说他很担心今年的蓝藻比去年的还要厉害“都说去年的蓝藻多,可去年天冷的时候,水面上看不到的,都在水下呢;现在不一样了,大冷天蓝藻还飘在湖面上真不知道等夏天的时候,会有多吓人呦”说到这,老蒋抱怨起去年的蓝藻让他的鱼虾收成几乎全部打了水漂他告诉,蓝藻覆盖整个湖面,水里没有充足的氧气,恐怕鱼虾都会活不下去,“抓上来,都是死的,怎么卖啊,我们全家还靠这个过日子的”

看到,由于渔船遮挡,在一些风浪较小的角落里,蓝藻显得更厚但还好这时的蓝藻还闻不出腥臭味老蒋说,天热时臭得窗都没法打开,“比猪圈还难闻,那个味道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老蒋皱了皱眉,直摇头

在湖的另一边,江苏宜兴市丁山镇汤庄村有个林庄港(当地称“河”为港),直通太湖昨天晴天,汤庄村的渔民们都搬了小凳子出来,边晒太阳边织,为9月份开始的捕鱼抓虾做准备(每年2月1日至8月30日,为保护太湖渔业资源,太湖渔管会实行为期7个月的禁渔期

老陆是个老渔民,当问起关于太湖蓝藻,内向的他憨厚地“呵呵”笑,偶尔抬头回答两句:“年年都是这样的,习惯了,今年不知道收成怎么样……”每次提到“收成”,一直低着头织虾的老陆妻子就会斜着眼看他一下,低声说:“是啊”

老陆家隔壁,剩下的都是女人和小孩,“水成这个样子,还怎么打鱼啊,索性都出去打工了”左手抱着小孩的一名中年女人用空出的右手朝挥了挥,“禁渔期的时候不能打鱼,到了能打鱼的时候也抓不到什么鱼,全是绿绿的一片蓝藻,人都臭死了,不要说靠水活的鱼”据了解,村里许多男人嫌打鱼收成不好,都外出打工了

“客人那还有胃口”小饭馆的生意被拖了后腿

老李的家就在太湖边,他前几年充分利用“地理优势”开了一家小饭店“客人很多,来了直接点我们从湖里抓捕到的鱼虾,不是亲眼看见从湖里抓的客人还不要现在不一样了”老李指着家附近湖面上的蓝藻说,“喏,就这个绿绿的,客人看见了那里还有胃口每次来了都问我们是不是从这下面抓的,是的话就不要吃了,嫌脏”老李叹气,现在的生意反而被“地理优势”拖了后腿

78岁的老渔民王秒林告诉,由于太湖水受污染,“太湖三宝”之一的“水晶虾”(太湖白虾)现在越来越宝贝了

老王说白虾对生存环境要求很高,水质不好就存活不下去“我们家里人多,以前一天可以捕到五六斤白虾前几年,一上来,90%多都是白虾;现在倒过来了,90%都是杂虾,剩下的才是白虾,而且活得也不多可见水有多脏”说到这,老王的声音变大,显得有些激动

清《太湖备考》上有“太湖白虾甲天下,熟时色仍洁白”的记载用白虾做的“醉虾”放在桌上,虾还在蹦跳,吃在嘴里,奇嫩异常,鲜美无比老王的侄子说,要是太湖污染再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太湖白虾都吃不到喽”

“太湖的水还怎么喝”村民只能自己打井或引山水

湖州与太湖相接的一些河道口,蓝藻也已繁殖成片一位居民向连连感叹:“以前我小时候没有自来水,喝的都是太湖水啊可是现在你看看,还怎么喝,太恶心了”

不过,他有些无奈地说,村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在他们村,吃的是山上引下来的水,村民们也主要以种地为主,不靠湖吃湖了

宜兴市丁山镇汤庄村林庄港吴大妈也告诉,太湖的水不能喝了,家里自己打了井,“干净些”但是尝了一口,发现里面还是夹带着一些沙粒,可能是没过滤透彻“山上的水好喝,干净,我女儿嫁过去的地方就喝山上的水”吴大妈轻轻地说,一脸羡慕

而湖州市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的情况不会影响湖州市民的饮用水

“我们天天在河上捞”自救:河口筑撑船打捞

丁山镇汤庄村的内河上,乔小妹和曾瑞宝这对老夫妻撑着家里的船在打捞蓝藻这些日子,他们每天都忙着这个活

“喏,我们从那边过来了,捞了很长一会了”曾瑞宝用手指了指船尾方向顺手看过去,跟其他内河和水塘比较起来,前方水面上果然干净很多乔小妹说,村里和大队每年都会找一些村民做打捞工作,年底还会给些微薄的报酬“钱是不多,可这水是直接关系生活的”曾瑞宝一边说着,一边把着长长的手柄,用兜在水面上轻轻舀着,然后再把蓝藻倒在船上曾瑞宝说,这些处理后没有蓝藻的水是换到鱼塘里面养鱼的,“我们有空了就撑船出来打捞,村里其他人也跟我们一样的”

曾瑞宝打捞蓝藻的地方再过去就是太湖了注意到,在太湖和村里内河的中间拦着一张曾瑞宝说,这是为了减少太湖蓝藻漂进内河

(络:文萨)

深静脉血栓 药物
生物谷药业
急性心力衰竭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