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浙北水乡告别“大染缸”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2:27 编辑:笔名

这是一场直面问题,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破解环境痼疾的攻坚战——

吴兴童装遍销全国,却又饱受其配套的砂洗印花产业“低小散乱”带来的环境污染之害:污水直排河道,违法建筑遍布,安全隐患严重……2014年以来,湖州吴兴区以“五水共治”为突破口,一手抓整治淘汰,一手抓集聚入园,全面推进砂洗印花产业转型升级。

这是一种放眼未来,以牺牲一时之利换取长远发展的科学抉择——

新建的砂洗印花城一期目前已投入运行,19家砂洗厂和171家印花企业搬迁入园,620家非法印花企业被全部关停取缔。政府部门有效引导、铁腕治理,园区配套科学完善,使企业由最初的怀疑,向如今主动申请入园转变。

“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一家家砂洗印花企业转型升级,伴随着一个庞大产业园区崛起,让曾面临治污难题的浙北水乡重现诗意美景。

不可承受的污染之痛

一年前,40多岁的潘仲华还从未想过要离开大港村,创办位于南太湖高新区砂洗印花城的达胜印花厂。

他所在的村子,离织里镇区仅两公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织里童装产业蓬勃发展,集聚了童装产业链上从生产到销售的各类企业,其中的砂洗印花业,由于门槛低、利润高等原因,更是遍布镇区及周围各村。

从父母那辈起,潘仲华家就经营着一家小型印花作坊。家里的一幢3层小楼,一楼成了厂房,二楼三楼是自家和工人的生活场所,这种“三合一”模式曾在织里遍地开花。

对此,潘仲华也曾感到不安:一缸缸冲洗印花板产生的五颜六色的污水,毫不处理就随处排放,再经由下水道流入河中。村中那条小河因此恶臭浑浊。而家中那台烘干印花制品的大锅炉,更是埋下安全隐患。

统计显示,2014年,吴兴有印花企业1100余家、砂洗企业19家,大多规模小、分布散、层次低,不仅是当地河道和太湖流域水环境的重点污染源,更成为全区生态建设的短板。

2014年初,一场始自织里、遍及全区的产业转型升级战打响,一个用地面积达234亩、总投资近10亿元的高标准砂洗印花城,也开始规划建设。吴兴区多次召开座谈会听取意见,完善政策文件,出台《吴兴童装产业环境综合整治》等一系列方案,全力推进园区建设和企业整治。

搬迁入园的转型决心

“搬,还是不搬?”2015年5月,当整治砂洗印花产业、鼓励企业入园的消息传开时,潘仲华纠结了许久。

在他看来,将企业搬到园区内,符合绿色发展理念与区里政策导向,也有利于企业长远发展。但是,入园也意味着要缴纳购置场地、物业管理及污水处理等费用,成本和开支必然上涨。也有人担心:“要是有的企业不肯入园,政府又不管,岂不是不公平?”

为引导企业入园,并减轻企业压力,园区与湖州银行合作,为入园企业现场办理贷款,利率下浮5%至10%,同时简化入园手续,房产、工商、税务等证件都由园区统一代办。

在当地干部动员下,12家行业领头企业率先入驻,一大批企业主动提出入园申请。

今年44岁的湖南人谭花朝,被称为“织里民间印花业带头人”。他在织里从事印花行业10多年,也是印花染料的供应商,有一定影响力。而他正是抵触情绪最大的一个。他说:“我的厂子本来就有污水处理设施,租用农民房子成本又低,为什么一定要搬?”

为此,镇干部多次登门拜访,向谭花朝讲清利害关系,承诺提供优质服务。同时,全镇对低小散的砂洗印花企业开展整治,并在媒体公布进程,确保整治工作公开公正,这对企业的触动极大。

不过,入园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砂洗印花城物业经理陈建惠带着记者参观园区,不时与企业主和员工寒暄。而去年初刚开园时,他们可没少给陈建惠“下马威”。当时,园区主体建筑刚完成,道路难走,配套设施还不完善,部分企业意见很大,与园区管理方冲突不断。

“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改进工作,学习换位思考,尽力帮助解决企业的困难。”陈建惠说,本着这样的初衷,最终他们与各企业建立起互信,保障了整治工作有序开展。

绿色发展的内在动力

行走在吴兴高新区澄海路,一幢幢5层高的浅黄色小楼在路两侧拔地而起,一座大型热电厂和一座污水处理厂毗邻而建。园区内绿化点缀,秩序井然。

“园区由砂洗印花生产、管理配套、污水处理、集中停车和员工生活5个功能区组成。共建有砂洗车间19间、印花车间318间,并配备一座日处理能力1.5万吨的污水处理厂。”砂洗印花城管委会副主任闵科先说,一年多来,吴兴始终对砂洗印花行业整治保持高压态势,低小散企业已全部关停。他说:“如今园区内的厂房一房难求,只有获得指标的合规企业,经过抽签方能入驻。”

在园区2幢一楼的宏士达砂洗公司内,一条条排水沟铺设于大型机缸下,将清洗产生的污水排入不远处的污水处理厂。经过严格的生化处理,50%的污水能转化为中水再次使用,剩下的排放到市政污水处理管网。

53岁的企业主应志安,庆幸抢先一步搬到了这里。他说,以前他的砂洗企业规模小、设备简陋。这次搬迁后,他对砂洗设备进行升级,像用于牛仔裤压皱定型的7台焗炉,以前以柴油为燃料,空气污染严重,还有安全隐患。如今,园区铺有天然气管道,改气后成本降了约三分之一,而且环保。

在80后小伙子侯帅创办的“爱花印花”,生产车间则是另一番天地。在这里,约2000平方米的车间被一道玻璃墙分隔成两部分,其中约九成空间采用传统手工印花工艺,余下的空间,则摆放着一台大型数码印花机。

“别看只占整个车间的十分之一面积,但数码工艺的产能可不比传统工艺低。”侯帅说,这台数码印花设备是今年6月购入的,以日本涂料墨水为原料,整个打印过程无需冲洗,可实现高精度的复杂印花,还减少了用工数量,“这是未来的产业发展方向。”他说。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