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花是怎么被摘走的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2:59 编辑:笔名

花是怎么被摘走的

火车终于到站,花下了火车,出了站台,抬头望了望上海的夜空,和湖南一样,没有星星(因为都是冬天)。

花这一次来上海,表面上是为了读新东方,实际上是为了见一个人——和她恋了半年的军(在上),她决定利用这次机会把这段感情下载下来。

其实这次见面并没有人们通常想象的那种悬念,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通过无数次,相片也寄过好几张。相片上的花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女孩,带着甜甜的微笑,留着清爽刚过耳垂的短发,整齐的刘海,这个发式从小学开始就几乎没换过,但花从来没有过厌倦,直到有一次军说他喜欢女孩子留长头发,花就再没进过理发店,现在她的头发正处于极其痛苦的时期,就是扎起嫌太短,不扎又锄在脖子上极不舒服的那种,她还是选择了扎起来,所以从背后看去,象后脑勺长出了个麻雀尾巴,留在别人的头上也许有点傻,但留在花的头上却平添了几分可爱。

相片上的军是一个穿格子衬衫,灰白色棉布裤的家伙,小眼睛,高鼻梁,薄嘴唇,一脸狡拮的笑,让人觉得他肚子里装的全是坏水,任何稍有姿色的女生决不能和他在有围墙的地方单独相处超过10分钟。花的同学都说这样笑的男人绝对是花花公子型,可花不这样认为,花觉得越是有这样笑容的男人一旦认起真来比谁都专一。

花出了站就直奔亭,拨通了军寝室的,让她吃惊的是军居然不在寝室,而他们事先是约好由军在寝室等的,这让她有点恼火,觉得军实在过份得可以。 “靠”,花脱口而出,不过说完这个字后她就立马后悔了,因为她发现刚才站在背后等的人是军,此时正对着她阴笑:“没想到你也说脏话,嘿嘿!”花吐了吐舌头:“你怎么在会在这里?我以为你临阵脱逃了!”

“我已经跟踪你好一会儿了,因为不敢相信这么漂亮的家伙会是我的女朋友,所以多走了一段以证明不是在做梦。”

“摸一下你的鼻子吧!”

“怎么?有鼻屎?”

“是长长了,本。”花虽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军给了她来上海的第一个惊喜。

去往军学校的车上,望着窗外这个陌生的大都市,花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军,没有一点陌生,感觉是那么自然,好象他们已多年恋人,难道上辈子是订了亲?

“我给你订了房间,很不错的。”(订了房间? 我和他一起的房间?我一个人住的房间?装满玫瑰花的房间?什么样的房间?)花一肚子的问号,她捂着嘴没让一个问号跑出来,她等待着另外一个惊喜。

“怎么样,这房间不错吧,还有,六个姑娘住一起,晚上还可以说悄悄话,不至于太寂寞!”花终于看到了军为他订的房间。

“很不错,我喜欢”(只是少了点惊喜,多了点惊诧而已)花心想。

“恩,不过呆会要记得把押金给我,300块哦!~~~~~~~一分也不能少

!”

吝啬的家伙,花瞟了眼军,军依然在笑(为什么他总是笑呢?总有一天我要让他掉眼泪,他不会天生没眼泪吧,就象有的人不会皱鼻子一样)花琢磨着。

放好行李,洗完脸

,花和军来到了街上。

“上海的夜景很美,不过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你是要带我去外滩吗?”

“这么容易就被你猜到了

,不行,必须改变方案。我们去玩电动

!”

“玩电动?不要吧!”

“没关系,不会玩就玩泡泡龙,适合象你这样的本女生!”

“我笨???????????”

“走拉!”军拉起花的手向前奔去。

即使隔着红红的毛线绒手套,也无法阻挡军那双大手传递给花的温暖。

不知道他是否也感受到了同样的温暖,花心里想。

走了一段路,军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凶巴巴地望着花:“你可不可以把你该死的毛线手套摘掉啊!”

“你凶什么?这是冬天,不带手套会冷啊!”花不示弱,因为这手套是她专门为来上海买的,朋友都说这手套再适合她不过了。

“你摘不摘?”

“不……”

“你不摘我摘!”军举起了花的右手,毫不留情地把花的手套摘了下来。

在花还没来得及抽出手时,军已经把它紧紧地握在了手里:“有了我的温暖,还不够吗?你好贪心。”

花无语,只觉鼻子好酸。

“这只手套就给我的右手拉,我的右手快被冻掉了,嘿嘿!~~~~~”

“原来你是想骗我的手套啊!!!!!!!!!!!!!!!!”

“是啊!!!!!!!

!!还不止呢!!!!!”

“老实交代,你还想骗什么?”

“骗到手再告诉你!嘿嘿。”

其实花知道他还想骗什么。

军没戴手套的左手牵着花没带手套的右手,来到了军常去的百老汇上面的娱乐城。

“哇!这里好热闹!”

“废话!”

军到柜台买了30个币。

“买这么多做什么?”

“这么多?象你这样本的人50个也不够啊!”

“我笨???????????????”

花发现她确实比较笨,至少对于玩“泡泡龙”说是这样的。在和军的对擂中,不到3分钟就被败下,看着军一副得意的模样,花决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把军打下。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终于赢了!”

“难道你没发现这一局我都没打吗?笨! 不过你始终还是赢了,我奖你一个kiss吧!”

说完军把脸凑了过来。

“不要吧!”花忙躲开开。

“我开玩笑的,我不会强吻你的,傻!”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冒失模样,觉得那样确实有点傻。

“别呆了,送首歌给你!”说完军跑到了点唱机旁,用最后一个币点了首歌。

“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no

!” “《双手的温柔》,小美的,不错吧。”

“恩,我喜欢………双手……你的!”声音小的连花自己都听不见。

“呀,12点了,我们该回去了。”军大呼,还没等花反应过来,就拉着花的手飞奔出了百老汇,虽然等他们只花了5分钟便飞奔到了干训楼(花的住所),但干训楼已关门,花不想第一天就给同室人不好的印象,也不好意思把管理员从睡梦中拉起来,只好沮丧地望着军。

军仍然阴笑:“看来今晚只有我陪你了,咱们睡大街去,我知道那边有张长椅不错。”“不会吧!”“走拉!”

“这把长椅可真够大的。”军把她拉到了学校的宾馆。

“一般拉,你这么胖不大点怎么行?”

花感觉心跳好象加快了些,望了望一脸贼笑的军,“你不会做什么吧?”

“当然不会,除了保护你:)”

“这样最好,我是练过台拳道的!”花故作凶狠地说。其实花明白她连只鸡都对付不了。

军开了个标准间,进了房间,军说:“你洗个澡吧!”

“做什么?”

“你坐了两天的火车难道不洗澡?”

“哦!”

……

“洗完澡的你漂亮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刚才很不漂亮?”

“不是拉,是更漂亮了。”

“我们看电视吧!”“好!”

电视里在重播一个音乐颁奖晚会,这是花喜欢看的节目,可花怎么也看不进去,也许是因为肩膀上军的左手,和温暖着她握着她右手的军的左手。她的确很喜欢他的手,厚实,温暖,温柔,安全。

最幸福的时刻,往往也是最让人感伤的时刻,因为人总是很贪心。

“如果天天都能这样就好了,为什么我们隔得那么远呢?”泪水从花的眼眶滴到了军的手上,军把花紧紧地拥在怀里:“本本,不远我们就不会认识了。”可花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直到军用嘴唇把它们都接住。花发现,温暖的除了军的手,还有军的唇……

……………………

从宾馆出来,花望了望天空,特别晴朗,“陪我去新东方,好吗?”

“做什么?”

“我要去把TOFEL班退掉,改报研究生班。”

“做什么?”

“我要考你们学校的研究生,我要和你在一起:)。”

“别傻了……吃完饭再去好不好?”

2008年,军和花结婚的前一天:

军: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买30个币吗?

花:?

军:因为我知道干训楼晚上11点半关门,嘿嘿!

微商城登录
小程序公众号
微商城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