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万古第一帝 第15章 唯一的救命稻草

发布时间:2019-10-08 19:49:53 编辑:笔名

万古第一帝 第15章 唯一的救命稻草

“你去通报徐伯父,就说陈家小子陈斌然求见。”陈斌然淡淡道。

其他人闻言,纷纷望向陈斌然,暗惊此青年乃是何人,居然不需要排队便能直接求见徐广汇炼丹天师。

“斌然贤侄既然来了,何须通报,直接进来即可。”一道中气十足的笑声从内厅响起。

“多谢徐伯父厚爱。”

陈斌然对着内厅方向微微一礼,然后淡淡一笑,抬头挺胸,傲然的往内厅走去。

“你也跟我进来吧。”

走到一半,突然似是想起什么,转头望向席千夜,眸光蔑视的一笑道。

席千夜笑了笑,倒也不说什么,跟着往内厅走去。

内厅布置雅致,香炉袅袅,散发着醒神益脑的青烟。

一名青发白袍中年人盘膝坐于榻上,颇有几丝仙风道骨的韵味,正是炼丹天师徐广汇。

青发中年人下方的八仙桌前坐着一个绿袍发福男子,此人面色青黑,两眼无神,眼袋内陷,精神萎靡的模样。

从他的眼睛里,似乎能看见绝望。

这是一个失去了希望的人。

“徐伯父。”

陈斌然见到徐广汇,顷刻间便没有了任何倨傲,恭恭敬敬的行礼。

孟雨萱见此也不敢有丝毫怠慢,恭恭敬敬的行礼。

只有席千夜,像是没有看见榻上之人,从一开始目光便落在那名中年发福的男子身上。

“陈贤侄不必多礼,这位应该就是侄媳吧,果然很是漂亮。”徐广汇淡笑道。

孟雨萱闻言脸顿时就红了,很是害羞又甜蜜的望了陈斌然一眼。

“这位朋友是?”

徐广汇望向席千夜,眉头微皱,此人自进屋还没有拿正眼看过屋里的主人一眼,可以说相当的无礼。不过陈斌然带来的人,他倒也不好说什么。

“他叫席千夜……”

陈斌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一半停顿了一下,然后便没有了声音。但他的嘴唇却依旧在动,显然在暗地里传音。

徐广汇眸光闪动不断,很快嘴角便勾起一抹冷笑。

“哦,原来是来看病的患者啊。”

徐广汇皮笑面不笑的望向席千夜,淡淡道:“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问题。”

“你就站在那里别动,也不用号脉了,我一双神目随便看两眼即可。”

“哦?你应该是患上了嗜睡症吧。嗯,别求医了,没救了,回家准备后事吧,你天生就是一个废人,活不过25岁。”

“哈哈!”

陈斌然直接笑了出来,忍不住哈哈大笑。

“席千夜,你听见没,炼丹天师都说了,你天生就是一个废人,没救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陈斌然眼中尽是嘲讽,这个蠢货,真的以为我会帮你引荐炼丹天师,白日做梦!

孟雨萱轻叹一声,眼中很是复杂,低头不语。

然而,席千夜却是依旧没有拿正眼看他们,似乎把他们当成了空气。目光望着中年发福胖子道:“你就是垣篙商会的会长张垣篙?”

一直发呆中的中年发福胖子回过神来,淡淡望了席千夜一眼,没有说什么,默默起身就准备离去。

“那个嘴臭却无能的什么天师救不了你吧?”席千夜继续道。

“你说什么?”

徐广汇目光一冷,咄咄逼人的望着席千夜,一个没有丝毫背景的小兔崽子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一股可怕的威压从他身上爆发,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席卷。

那是天境强者所拥有的威压。

能称之为天丹师,不仅炼丹术水平要达到天阶层次,而且修为也必须达到天境。

天境的威压,普通修士自然难以承受。

房间内,除了发福的中年胖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没有丝毫动静外。

陈斌然与孟雨萱皆是面色大变。

哪怕陈斌然有着宗境的修为,但宗境与天境之间,相差太大,饶是威压都难以承受。

至于孟雨萱更是面色苍白,冷汗打湿了衣服,身躯哆嗦着,险些承受不住直接匍匐在地上。

然而,威压降临,席千夜处于中心,却是丝毫都不受影响一般,淡然自然。甚至依旧不拿正眼看向徐广汇。继续淡淡道:“那个什么天师怕是连你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吧,不过我却知道,而且能治。”

“你说什么!”

一直面无表情,似乎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的中年发福胖子猛地回过神来,直勾勾地盯着席千夜。

与此同时,一股凶猛的威压从他身上爆发,直接将徐广汇的威压撞飞了出去,将席千夜彻彻底底的保护了起来,似乎这个时候,谁敢动席千夜一根寒毛,他都要与人拼命。

作为战矛城五大商会的会长,将一个商会发展到这种高度,张垣篙自然不可能是个普通人,他的修为远远比徐广汇高得多。

承受着张垣篙的威压,即使徐广汇也是面色大变。

孟雨萱更是不堪的趴倒在地,陈斌然则是紧紧靠着墙壁,牙齿打颤,死死让自己不趴下

。身为权贵子弟,他也有他的骄傲,骄傲不允许他倒下。

“你刚刚说什么。”张垣篙紧张的盯着席千夜。

“我说,你身上的毒,我能治。”席千夜淡淡道。

“哈哈,滑天下之大稽,你一个废物,居然敢口出狂言,真的不怕死吗。”陈斌然嘲讽大笑,认为席千夜疯了。他不甘心,原本是他戏弄席千夜的,结果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你真的能治!”

中年发福胖子却是不管那么多,扑上去抓住席千夜的衣袖,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愚昧,张垣篙,你不会真的以为他能救你吧,可笑之极。”徐广汇冷笑道。

张垣篙身上所中的毒,他从没有见过,而且绝对不是普通的毒。

他敢说,丹会上没有任何一个炼丹天师能救张垣篙。甚至那些无比高贵的炼丹尊者都未必能解那种毒。张垣篙以前不是没有请过炼丹尊者出手,但是依旧失败。

张垣篙闻言,眼中期冀的光芒淡去。

是啊!

他找了那么多炼丹天师都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花大价钱请了一位炼丹尊者亲自出面都无能为力,一个少年就能治好他?

成都原发性早泄哪个医院好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地址
云南哪家医院妇科治疗得好
上饶一般检查妇科多少钱
邢台精索静脉曲张谁医院做